山西泄漏地已水污染多年村民患血液病

2018-05-11 11:08:56 944
据记者调查了解到,山西天脊集团发现苯胺泄漏事故后的前5天,在企业大力拦截清理的同时,下游村民对此次事故及危害并不知情。平顺县安乐村村民表示,当地化工厂烟囱林立多年,很多村民有各种血液病。
 
    去年12月31日上午7点40分,天脊集团员工林强(化名)刚到单位,就得知了惊天的消息:集团下属的方元公司发现苯胺泄漏。
 
    作为从业20多年的“老化工”,“泄漏”两字对林强如雷贯耳,化工厂出事后被永久关停的事件不止一起。
 
    那个早晨,林强和上千工人一道奔往泄漏点,上百辆工程车密布周边。他们将含苯胺的废水引到干涸库区,并在漳河出山西境王家庄出口断面两侧设应急监测点。
 
    他们截留了大部分苯胺废水,但仍有部分涌向了浊漳河。
 
    林强说,当时他们不知道苯胺泄漏了多少。
 
    苯胺进入浊漳河后,很快影响到下游的村民。当天下午,潞城市黄牛蹄乡下河村村妇小王家200多只羊在河边饮水,回家后就开始出现肚胀腹泻。随后她还得知邻家几只羊腹泻而亡。
 
    1月3日,天脊集团开始对下游河道含苯胺的污水进行无害化处理。
 
    泄漏苯胺除流入浊漳河外,还有部分流入一条小沟渠里,是村民从河流引水灌溉用的小沟,已结冰,颜色发黄。林强当天和同事清理沟渠里的冰块。先是挖掘机凿开冰面,将大冰块用卡车运走,再由工人用铲子将碎冰收入麻袋,残留的小冰碴也要扫干净。即使是残冰碎末,也有刺鼻的味道。林强和同事们被熏得反胃。
 
    早8点开工,午饭晚饭只吃几个肉包子,用保暖壶装过来的热水都凉了。林强预感,泄漏量可能超出自己的想象。
 
   污染最重时村民仍不知情
 
    3日上午,派出所警车开进了安乐村。民警来接吃过河里死鱼的人去乡医院做检查。
 
    除了原胡平,还有3个小男孩和几个大人吃过。当时原胡平不在家,3个孩子去做了体检,没查出异样,但需要随时监控身体状况。
 
    “副主任,看你以后还嘴馋不?”村民见到原胡平,都忍不住调侃几句。原胡平嘿嘿笑着:身体没啥事。
 
    1月4日的监测数据显示,王家庄断面苯胺含量达到了最高点,高于国家标准720倍。
 
但很多下游村民仍不知情。平顺县南村的王福全(化名)说,当天他看见河边立起了“严禁人畜饮用河内废水”的牌子,还出现了很多穿蓝色衣服的人铲冰。王福全觉得蹊跷上前打探,他们说自己是民工,什么也不知道。
 
    王福全注意到,他们的蓝衣服左胸上印着“天脊集团”字样。
 
    安乐村很多人患血液病
 
    1月5日上午11点,天脊集团向市环保局报告苯胺泄漏入河约8.68吨,消息随后触动河北河南两省。
 
    1月6日上午,王福全从电视上看到河北邯郸居民在超市抢购矿泉水的画面,他知道河被污染了。
 
村里这一代成年人,几乎从出生起就看到化工厂林立的烟囱,日日喷吐浓烟,他们早已习惯。
 
 
    年过六旬的王福全记得,自己小时候常去浊漳河捉小鳖,还在沙滩上掏小鳖蛋烤着吃,“一口一个,脆脆的”。但这些年,“浊漳河的水渐渐变得发黑发黄,鱼少了,鳖再也没有见过”。
 
    王福全发现,现在村里成年人的身体素质明显没有上一代好,牙发黑发黄,很多人有血液方面的病。
 
    今年34岁小申贫血已有好几年,他长得结实,却会像柔弱的女人一样“动不动头晕,甚至昏厥”。看了泄漏事故的新闻后,小申曾问村委会:“你们说我的病不是长期喝水喝的吧?”村委会无人回答。
 
    安乐村村委会副主任原胡平告诉记者,村里很多成年人都有贫血或“各种奇怪的”血液毛病。
 
沁诺净水器温馨提醒,水是生命之源,水的质量决定生命的质量。沁诺净水器定位于饮用水问题全方位解决者,直饮净水机设备过滤精度高达万分之一微米,有效过滤有害杂质、细菌、病毒,安全健康,达到国际直饮标准。有沁诺,有好水,有健康。